疫情时刻,艺术何为?–书画–人民网

疫情时刻,艺术何为?–书画–人民网
原标题:疫情时刻,艺术何为?作为2018年威尼斯奎里尼斯坦帕利亚基金会博物馆“日月光华——中国当代艺术展”的延续,“日月光华”系列展的第二站上海巡展“日月光华之二”日前在上海无用空间采取分场限流和网络直播的方式开展。展览展至6月1日。“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展览共同探讨艺术与当下时代的关系,并且反思这种关联中的相互影响。”作为导览嘉宾,哲学博士、文艺学美学博士后,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党委书记袁新说。在袁新看来,参展的三位艺术家有一个共同点:即他们都游走在中国传统艺术和现代西方艺术的空间里。“一方面与中国的传统艺术有着密切的关联,核心和要点都深深根植在中国的传统艺术中。同时,他们又有着丰富的对西方现代艺术的体察。这两种不同的艺术语言融合、交织在一起,并通过不同的艺术方式展现出来,最后形成其艺术作品的主题和形式。”其中,仇德树的作品用中国传统艺术的符号——宣纸,来呈现西方现代艺术的观念。仇德树的作品只使用宣纸,通过对宣纸纹理的把握,把宣纸一层层叠加起来附着在布质画面上,然后在布质画面与宣纸的裂痕之间,敷设纯净、变幻而绚丽的丙烯色彩,产生出“裂变”效果。“他的作品不再使用笔墨纸三元媒介材料,而仅仅只使用宣纸这一媒介材料,从而一方面通过进行宣纸即笔墨的艺术创作,达到对中国传统绘画的突破,实现中国传统绘画的现代表达;另一方面则凸显宣纸这一媒介材料的主体性,实现西方现代艺术所追求的对所谓艺术本体论的探索与表达。”秦风作品参展艺术家秦风的“欲望系列”绘画作品,引人关注。艺术家通过提取中国传统书法艺术的形式,以及其呈现的中国道家的阴阳观念(画面上呈现为黑白的强烈比对),来展开其关于艺术的创作,就使得其作品呈现出更多的艺术观念,并实现了东西方文化超时空的交流。赵梦作品艺术家赵梦的作品也可以用两个关键词来概括:作为艺术创作手段的“陶瓷烧制”和作为艺术创作主题的“文人供石”。传统的陶瓷烧制的审美原则是质地密实、光滑透明,但赵梦的陶瓷烧制,则烧制出具有和中国山石盆景所用自然山石材料相类似形态与质感的“文人供石”。袁新表示:“他用现代的创作形式、手法和语言来实现中国文化与现代的对话,实现中国传统艺术表达符号的现代转变。”疫情时刻,艺术何为?袁新认为,通过对三位艺术家艺术创作和艺术实践的分析,可以看到,艺术是我们理解世界的桥梁、创造价值的行为、寻找意义的行动以及实现生活的途径。“在遭遇这场疫情的时刻,我们可以用艺术去安抚人们的痛苦和悲伤,也可以用艺术去唤起人们的希望和斗志;我们可以通过艺术去表达人们的愤懑和谴责,也可以通过艺术去反思我们的时代和世界,甚至再次去发现和思考现代生活的意义与价值。”他直言:“作为一种以人类感性形式去思考和创造人类生活的实践性活动,艺术的根本宗旨和根本目的,就是通过再现人类和人类每一个个体的具体生活,实现其根本意义和根本价值的理解和创造。如果我们能够在艺术中更多地感受到生活的力量、生命的勃发的话,那么艺术就实现了它的功能与作用。”(李君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