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合作交流 共同书写成渝美术新篇章

加强合作交流 共同书写成渝美术新篇章
凌承纬 (受访者供图)  人物手刺:  凌承纬,四川美术学院我国抗战美术研讨中心主任、首席专家、教授,重庆现当代美术研讨所所长,重庆市政府文史研讨馆馆员。出书有《四川新式版画开展史》《画笔下的寻觅》《现实主义之路》《年代与艺术》《现实主义的挑选》等作品。  前不久,川渝两地文联正式签署《成渝区域双城经济圈建造文艺先行战略协作结构协议》,将一起展开“沿着总书记扶贫的脚印——川渝艺术家助力脱贫攻坚采风写生”“第三届成渝当代艺术跨年展”等系列活动。  其实,川渝之间的美术沟通根由深沉。不少重庆艺术家创造生计的起步、生长阶段以及获得的成果中,都闪耀着巴蜀前史文明光辉。  就拿罗中立的油画《父亲》来说吧。很多人都知道这幅画是他在四川美术学院念书时创造的,而创造的创意来自连绵于四川北部的大巴山,源于罗中立与大巴山农人结下的深沉友情。但人们或许不知道,《父亲》初次与观众碰头便是在成都——1980年10月在蓉举行的四川省青年美展上。  “罗中立等出色的重庆艺术家先后在成都设有作业室。多年来,他们生动于成渝两地,成为推进两地文明艺术沟通的领军人物。”5月19日,川美我国抗战美术研讨中心主任凌承纬教授在承受重庆日报记者专访时说,成渝两地本是一家,重庆直辖后,虽然在行政区划上分开了,但两地在文明上一向坚持着严密联络。  在成渝区域双城经济圈建造的大布景下,成渝两地美术家怎么联手接连从前共创的光辉,书写新的前史华章呢?凌承纬向记者共享了他的观念。  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  成渝美术深度融为一体  采访就从罗中立的《父亲》谈起。  1980年10月,四川省青年美展在四川省展览馆举行。宽阔的大厅里,陈设着青年才俊们的500余件新作,其间,罗中立的《父亲》遭到观众喜爱。  “展览开幕不久,《四川文学》的同仁打电话告诉我,整个成都都在议论《父亲》。”凌承纬回想道,其时他在重庆文联作业,为了一睹展览盛况,他特别坐了一夜的火车赶到成都。当他来到现场时,简直不敢信任自己的眼睛,“《父亲》被里三层外三层的观众簇拥着,不少人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应《四川文学》之邀,凌承纬在观展当天连夜赶写出谈论《震撼人心的力气》。这篇文章也成为国内最早宣布的关于《父亲》的谈论。  成都的展览完毕不久,北京传来《父亲》在全国青年美展荣获最高奖的音讯。  “很难说一些艺术家是归于重庆仍是成都。”凌承纬说,收拾至今仍生动在两地的艺术家,如罗中立、高小华、程森林、何多苓、周春芽、庞茂琨等人的艺术阅历,会发现他们艺术之路上都有着明显的双城颜色。  这些艺术家都是川美培育出来的。数十年来,川美和西南大学美术学院(前身为西南师范学院美术系)培育的艺术人才散布在全国各地,集中于成渝。在川美、西师有肄业、任教阅历的艺术家中,有不少人受邀到成都兴办美术院系,为推进成都美术工作开展作出了奉献。  成渝两地严密的美术联络,有其前史原因。抗战时期,重庆、成都一度成为我国现代美术我们内迁大后方的集结地。上世纪50年代,西南美术作业者协会在渝建立,后更名为我国美协重庆分会、我国美协四川分会、四川省美协;这今后,四川省美协迁蓉。上世纪50年代全国高校院系调整,成都的美术院系兼并到坐落重庆的四川美术学院,重庆成为我国西南区域美术人才培育基地。  1997年重庆直辖后,两地文明沟通频频。“成渝美术已深度融为一体,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式。”凌承纬说。  坚持热心互动  美术沟通愈加炽热  采访过程中,记者被凌承纬书桌上的一部赤色封面的画册所招引。  这本名为《年代印痕·四川版画七十年》的画册,是2019年9月由四川美术出书社出书发行的。书中收入了新我国建立70年来,川渝两地具有影响力和代表性的版画精品400余幅,可谓是一部具有很高学术性、艺术性的文献集成。这本书的学术委员会主任便是凌承纬,编纂人员中亦有多位来自重庆。  其实,成渝两地一起书写巴蜀美术史可追溯到30年前。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四川省美协特邀凌承纬编撰《四川新式版画开展史》。时任我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四川省美协主席李少言编撰了序文,称该书是“四川省现代绘画艺术范畴第一本重要史料专著”。  凌承纬说,重庆直辖后,尤其是近年来,成渝两地经过一起书写前史、联袂举行展览等方法,加深协作与沟通,推进美术工作开展。  2014年12月,一出“艺术双城记”在重庆演出。“成渝影响——成都重庆美术作品学术沟通展”开幕,这是重庆直辖今后两地联合举行的最大规划美展。2015年10月,作为“成渝影响”的对等展,“从解放碑到宽巷子——成渝美术双百名家双城展”在蓉举行。  你来我往之间,成渝美术热心互动。  2017年至2019年,渝北区联合川美、西南大学美术学院、川渝两地我国画学会等单位,接连三次举行“巴山蜀水——我国画论坛及名家作品展”,成为两地一起宏扬优异传统文明的手刺。  成渝联手举行的这一系列美展,引发强烈反响。2019年重庆美术馆举行的“刀刻的信仰——牛文七十年艺术文献展”、成都博物馆举行的“与年代同行——四川油画约请展”等都备受好评。  “近年来,成渝两地举行的一系列重要展览和论坛,展现了两地几代艺术家植根于同一片热土之上的艺术成果和共同面貌。”凌承纬说,这些活动的成功举行,凸显了成渝两地近现代美术开展前史的不可分割性。  创造具有巴蜀气韵的艺术精品  续写成渝美术新华章  唱好“双城记”,建好“经济圈”。作为重庆人来说,当时要做的便是集中精力办妥自己的工作。凌承纬主张,相关部分应愈加注重美术工作的开展,加大文明投入和艺术设备建造,营建城市文明氛围,提高城市文明力度质量。  凌承纬说,重庆的艺术家曾创造了许多十分优异的艺术作品,期望重庆有更多的专业场馆,以更多的方法来展现它们,如举行一些小而精、轻松生动的展览。  他还呼吁,两地相关部分应安排力气,联手收拾与研讨李少言、牛文、林军、李焕民、吴凡、叶毓山等一批已过世的川渝近现代美术我们的学术成果,经过建造美术馆、博物馆,举行展览,出书文献等方法,铭记他们为推进川渝美术工作开展所作出的奉献。  温故方能知新。凌承纬以为,成渝两地美术开展应安身我国优异传统文明的布景,扎根巴蜀大地,承继长辈大师的传统,深化人民大众五光十色的现实生活,团结一心,开辟未来,“信任两地艺术家们一定会创造出更多具有我国气魄、民族精神、年代气息和巴蜀气韵的艺术精品。” 本报记者 赵迎昭